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侨乡房网 >> 房产动态 >> 正文

连云港市民合法房产遭暴力强拆至今未获立案

  • 2017-1-9
  • 来源:荆楚荆门网

  

\

 

  案发国庆节当日,连云港七旬夫妻身价近千万——却无家可归

  2016年国庆节当天,江苏连云港市海州区东上路35号、36号发生一起暴力强拆故意毁坏财物案件,海州区居民马志和、马叙乾、马钰淞父子三家人居住超过20年的500多平米房产被十多人暴力强拆夷为平地。

  据当事人描述,在案发地段实施拆迁的海州区房屋征收局下属东上渔场拆迁指挥部的人不否认强拆系其所为,警方至今未对该案立案。目前,马家父子已向媒体通报此事,并正在采用各种方式方法维护合法权益。

  国庆节当天房产遭暴力强拆财物被毁 至今未获立案

  马家人万万没有想到,暴徒们胆敢在10月1日举国欢庆之时采取暴力的手段,在没有任何合法强拆手续未经法院裁定的情况下实施暴力强拆。“强拆之前没有一点征兆,因为就在案发前一天海州区政法委的副书记还在找我们协商拆迁补偿安置事宜。”马家人回忆说。

  据了解,2016年10月1日中午12点前后,马志和妻子接到好心人的电话称有人正在强拆其房产,全家遂火速前往案发现场。“但我们到了现场后却发现进入我家的路已经被堵死,堵路的人声称拆迁办的人交代绝不能放我们家的人进入现场,否则他们一天将白干!”

  马钰淞的妻子表示,僵持许久之后马钰淞冲进了案发现场却发现曾经的二层楼房已经被夷为一堆废墟,房子里的所有生活用品以及带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全部被砸毁在废墟中。

  马家人初步统计因强拆遭受各项经济损失超过50万元。(生活用品以及名人字画和红木家具以及因强拆而飞走的优等信鸽等)“我们在现场欲哭无泪的时候,拆迁指挥部的人却来讽刺我们,称让我们找挖掘机扒开废墟看看是否有租客被砸死在里面。”

  

\

 

  北京多位法学人士指出:“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应当被立案侦查。”我国刑法275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然而让马家人不解的是,案发后他们已经在第一时间报案,马家人至今除了持有一张接出警工作登记表外,并没有获得半纸立案文书。迄今为止距离案发已近两个月,这也意味着这起故意毁坏财物案件至今未获立案。马家人表示将控诉有关部门渎职和不作为。

  暗箱操作野蛮逼迁:在空白拆迁协议签字还被收走

  回想起从2013年至今的种种恶行,一位已经搬迁的拆迁户谈起这些年的遭遇用“土匪”、“暴徒”、“日本鬼子”侃侃而谈拆迁者的行径。据这位上了年纪的拆迁户介绍,整个拆迁地段在坊间被称为“东上渔场”,共有约300个被拆迁户,到目前还有大约几户未搬。

  据了解,包括马志和、马叙乾、父子在内的许多该地段被拆迁户都反映本次征迁低价补偿、拆迁方暗箱操作(单方面评估),一进场就威胁,恐吓,泼大粪、砸锁、砸玻璃,甚至用钢珠枪往家里射击,还有一些有公职的人遭到株连式拆迁被停职,断水断电甚至还跟踪,殴打被拆迁户等手段逼迫拆迁户签字。

  一个已经搬走的拆迁户气愤地说:被打怕了,无奈签字。签过字后空白的协议当场也不给被拆迁户留。据介绍,一个参与拆迁的官员曾称,恐吓拆迁户的人是拆迁办请的,还说他们都是坐过牢的人,出来总要给口饭吃…

  据马家人及其他多位拆迁户回忆,整个拆迁过程中没有被通知参加任何听证会,拆迁工作人员只是说旧城改造,一个劲让在协议上签字。不同意就逼迁。“另外拆迁后的回迁房也是一拖再拖,从2015年推到2017年现在又推到2018年,更有甚者征收局的人还说5年内办不了房产证。”

  据了解,马家父子共有房产540多平米外加数十平米鸽子舍,外加附属设施,海州区房屋征收局补偿约260万元,以此推算补偿价格仅为约5000元每平米,而拆迁后修建的楼盘对外出售价格8000元至9000元每平米。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被拆迁户介绍说:“我们这个地段的周边房间基本都在9000元到10000元,而类似房价没有低于1.5万元的,然他们拆迁却一言堂制定极其不合理的价格!强迫签字后,连协议复印件都不给拆迁户!马家遭遇就是非法现象的代表!”

  马家是非法现象的代表并非空穴来风。由于持续被恐吓威胁逼迫,2015年底,马志和、马叙乾父子在共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在拆迁工作人员提供的空白协议上签字。可实际上,马志和的房屋拆迁事宜之前已全权委托二儿子和二儿媳妇办理,之前委托书也交给拆迁工作人员。

  事后拆迁办人员向马家二儿媳妇索要产权证,她表示马家父子签的所谓协议其嫂子及其婆婆作为房屋共有人并不知情,而且现在全家不同意,所谓的协议也并未实际履行,甚至直到2016年10月1日被强拆马家也没有见到他们所谓的协议。

  分析人士指出,房屋征迁要遵守公正、公开、透明原则不允许野蛮逼迁和暴力强拆,很显然马家人遭遇了国家命令禁止的暗箱操作和野蛮逼迁。《物权法》规定拆迁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未经一方同意,另一方无权单独处分。“一个旧城改造项目能如此乱搞,相信水很深。”

  旧城改造竟沦为房地产开发 门面房售价超2万元

  马志和、马叙乾的家园位于海州区东上渔场,该地域原隶属于连云港市新浦区,后合并为海州区。原连云港市新浦区房屋征收局直接操作的房屋征迁被连云港市海州区房屋征收管理局接手。

  可据被拆迁户介绍,无论是新浦区征收局征迁还是海州区征收局征迁,都是打着旧城改造的旗号,但却未曾见过任何与旧城改造有关的手续,听证会也没有开过。

  

\

 

  在马志和、马叙乾的家园附近可以看到,整个东上渔场拆迁范围已全部围墙圈围起来。曾经的房屋都变成了空地,唯有几个“钉子户”屹立的房屋和马家被暴力强拆留下的废墟显得格外显眼。不远处,是新修建起来的地产项目---------紫金公馆。

  相关资料显示,紫金公馆是江苏金海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地产项目,项目位于连云港市建设东路北侧、巨龙路东侧。紫金公馆售楼处里悬挂的资料显示,该项目住宅总预售面积高达9万多平米,非住宅预售面积高达2万多平方米。

  马钰淞等人曾以购房人的身份前往售楼处了解情况,并从售楼人员口中得知整个紫金公馆项目门面房售价超过2万元,住宅楼售价超过8000元。“售楼人员说目前为止已经全部卖完了,要是再买需要等第二期项目,可无论第一期还是第二期都是占用我们被拆迁户的土地,说好的旧城改造怎么变成了赤裸裸的房地产开发?”

  此外,紫金公馆的售楼人员声称项目证件齐全(包括但不限于发改委立项、规划许可证、预售证等),且将相关证件的照片都张贴于售楼处的墙上。但根据马钰淞等人提供的照片显示,“规划许可证”一份的公章落款系“连云港市规划局”,另一份则为“连云港市城乡规划局”,马家人怀疑其中存在猫腻。

  强拆暴徒至今逍遥法外 申请信息公开发现猫腻

  据了解,马志和、马叙乾房屋遭强拆之后,曾四处求助并控告,还发帖控告海州区政法委某副书记。然而,马家人的发帖和控告并没有解决实质性问题,强拆马家房屋的暴徒至今逍遥法外。耐人寻味的是,由于发帖控告,马家人曾被警告不要乱发帖…

  随后,马家人开始向连云港市、海州区、江苏省等部门申请信息公开并从有关部门的信息公开中发现了许多问题。据马家人传送的相关资料显示,马家人所在的地域早在若干年前便被以出让国有土地的名义出让给了江苏金海置业有限公司,但相关部门的信息公开答复并没有“旧城改造”的资料。

  “属于我们的土地早就被出让了我们还被蒙在鼓里,我们手里有土地、房产证件还有没有效?我们还发现金海置业受让土地后并没有按照约定进行开发,尤其是我们要求公开金海公司缴纳土地出让金的情况至今没有任何公开,所以我们怀疑其中存在重大瑕疵,将继续申请公开直至到国土部。”

  截至发稿,马家人已将其遭遇的暴力强拆事项通过邮局挂号信的形式向江苏省、连云港市各级领导实名举报。除此之外,马家人从案发至今走遍连云港市各个部门却遭相互推诿。“已经逼的我们走投无路了!难道征收就可以一手遮天吗?”马家人说。

  

 

  原文链接:http://www.jmyan.com/article-133525-1.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图片新闻

  • 全国工业用地纳入招拍
  • 国土资源部9日正式对外发布了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签署的国[详细]
  • 私家车主儿童安全意识
  • 路上意外伤害成儿童“杀手” 时速40公里行驶时急刹车 婴[详细]
  •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
  • 9月26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一周年新闻发布会在[详细]